禾然松露

是谁陨落了我的太阳

哭爆5555

东※海※里:

——云梦家宴。


——————————

祝大家中秋快乐~莲花坞的露天家宴~


P3是彩蛋

送给看到这里最爱江澄的你~

虽然99.99%来的人是金凌啊———!!!

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
……
……

再说一句,各位小朋友不要再在我这条评论里贴链接了好吗!不能回自己首页贴吗!就算删了我也会看到通知的!看到评论通知兴冲冲点进来结果是乱七八糟的实验链接我会很不高兴的!忍了很久了!尤其是还有一口气贴好多条的!

还有评论/私信问我链接翻车了怎么办的,问我怎么做石墨/其他网站链接的,求求你们自己先试试,我用lof网站做示范是因为偷懒好截图本质上所有网站流程都是一样的啊!翻车了自己检查敏感词补档或者换截图我还能怎么办!我天天翻也很委屈啊!

我甘心唱上一夜的歌 把心脏抵在玫瑰树的尖刺上  换一枝你戴在绝世美貌耳边的花儿
——《夜莺与玫瑰》

IN A HEARTBEAT[灿白/超现实/短篇完结]



㊟ Ⅰ灵感来源于短片《IN A HEARTBEAT》

(心脏的样子参照短片)

     ⅡBGM:今晩はお月さん (今晚月色真好)



0.

边伯贤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车厢摇摇晃晃,边伯贤隐约能够听见车轮与铁轨碰撞的声音。而车上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粉红和橙黄色的光交织在天边,映出他很好看的侧脸。窗外的高架桥上也挤满了车辆,伴随着鸣笛声闪动着的各色的光,慢吞吞地前行着。边伯贤抬起手臂揉了揉眼睛,原本拿在手中的张纸便轻飘飘地滑落在地,吓得边伯贤一下子清醒,急忙捡了起来。

看着纸上面的字,有点怔住了。那是一份保险单,其实也不能说是保险单,在边伯贤眼里, 是他羞于说出口的病历和囚禁他的心的通知书。一长串密密麻麻的注意事项下面是边伯贤规规矩矩的署名,边伯贤下意识地回想他一笔一画写下自己名字时的心情,却记不清楚了。他有些懊恼,只好把白纸叠好塞进包包里。

边伯贤复又看向窗外,只看见玻璃上自己的倒影正一点一点儿沉进夕阳的光晖里。他抬手摸摸胸口,感觉那里沉甸甸的。的确,边伯贤刚刚签的条约就是和保险公司贷款购买的保险箱的凭据。为什么他要买一个保险箱呢?边伯贤自己都觉得可笑,几乎没有人想要把自己的心锁在一个又小又窄的黑盒子里吧。

但边伯贤实在是太害怕了。

因为,今天早上已经是第六十个坏人想要来骗走边伯贤的心了。

他顿时想起今天满是赘肉的客户丑陋的笑脸,打了个激灵。

...

“我们小贤可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心哦,不要被坏人骗走了啊。”

边伯贤突然想起来这么多年,妈妈总是和自己重复的一句话。他感觉鼻子有点儿发酸,伸手扯了扯左手的衣袖,遮住了手腕上那个像四散的光芒一样的光辉图案。在边伯贤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告诉他,他只有左半边的心脏,而边伯贤手腕上的那个天生的图案就是证明。

“为什么啊?”他的声音已经染上了鼻音。

小小的边伯贤一下子就红了眼眶,他不是很明白,难道不是每个人都有完整的心脏吗?

妈妈搂住小小的边伯贤,笑着亲亲边伯贤的肉肉的鼻子,“没有关系的呀,悄悄告诉小贤哦,妈妈只有右半边的心脏呢,我们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

“这样子...的吗?”

小小的边伯贤在妈妈的安慰下渐渐停止了抽泣。可随着边伯贤慢慢长大,他逐渐发现他对很多事物都提不起兴趣 。比如说,所有男孩子都在疯狂收集的游戏卡片,边伯贤却一点儿也不感冒;大学的时候宿舍的同学都有女朋友了,边伯贤没有,他不是觉得这些很无聊,恰恰相反的是,了,他觉得它们很有趣。可边伯贤努力试着去爱上一些事物,却总是失败。只有左半边的心脏的他,似乎没有那么多心的容量去接纳更多喜爱的东西。

为此,边伯贤总是感到很泄气。

在他七岁的一天里,边伯贤垂着头走在街上,他刚刚因为手腕上的图案被全班同学看到,大家都朝着他哈哈大笑而气愤又委屈地跑岀了学校。他漫无目的地走着,一个穿着白背心的大叔,忽然挡住了边伯贤的路,那个大叔身上的酒气让边伯贤作呕,他笑呵呵的指着边伯贤手腕处的光辉图案, “小朋友,你是只有半边心脏的吧...?啊哈哈,可真难得,不和叔叔分享一下吗?”

说完他就伸手过来想要捉住边伯贤,边伯贤吓得赶紧扭头就跑,一边跑还一边慌乱的大叫,万幸的是,周围的人不少听到他的呼声都扭过头来张望,而那个大叔也只是跌跌撞撞的追了几步,就没敢再跟过来。

边伯贤一路气喘吁吁地跑到家里,把事情一五—十的全部告诉妈妈。妈妈就说:“有完整的心的人,可以爱上任何想爱的东西,而只有半边心脏的人们,要依靠和另外有着半边心脏的人们相爱,把两人的合成一颗心脏,才能去喜欢上更多的事物呢。”

边伯贤不记得当时有没有听懂,他只记得妈妈拿手拉拉他的耳朵,说:“所以呢小贤要保护好自己,可不要被别人随便就骗走了心哦。”

那天晚上边伯贤很早就被赶到床上睡觉了,他却没有什么睡意。父母刻意压低的争吵声从漏着光的门缝里钻进来,边伯贤听了两句,痛苦地拿被子蒙住了头。

“边伯贤必须得戴上保险箱!难道你还想让他再出事?那可不像今天这样走运了!”爸爸在冲妈妈吼道。

“不行,”边伯贤听到妈妈沉静却有力的声音,“小贤还那么小,你想让他离这个世界更远吗?再也不能爱上任何东西?”

后来边伯贤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心口传来的雨声越来越大,似乎把他整个人都吞噬进了雨里。

......

“本次行程的终点站已到,请您带好随身物品下车...”边伯贤一下回过神来,他今天也一如往常的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乘客。天已经黑透了,没有星星。

他两步跨上了站台,列车就像加满了希望,迫不及待的箭也似的开走了。

边伯贤自嘲的笑笑,他最终还是自己把自己推向了离这个世界更远的地方。



1.

皮鞋跟敲在水泥路上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声响,边伯贤修长的手指拎着公文包一晃一晃的,夕阳穿过他额前浅栗色的发丝,照在金属的搭扣反着金光。

边伯贤忽然停在这条他熟悉的路上,然后进了路边的一家有点儿脏兮兮但冒着香气的小面包店。

“噢,小贤啊,今天下班很早嘛。又来买甜甜圈吗?”围着沾了白面粉围裙的大叔很熟络地招呼着边伯贤,手上还端了一大铁盘刚刚出炉的蜂蜜小面包。

边伯贤“嗯”了一声,又被甜滋滋的香气勾得低下了头。各种颜色的甜甜圈随意地摆在玻璃碟子里,边伯贤又开始纠结是该买草莓涂层的还是巧克力涂层的好。最终还是选择了和他外表极不相符的草莓,很神奇吧,从小到大一直对什么都兴趣冷淡的边伯贤,居然也如此和少女一般的长久喜欢着甜甜圈。

在刚装上保险箱的时候,边伯贤一度对甜甜圈也提不起兴趣来。他自己也明白,他变得更难动心了。

打开手机屏幕看了眼时间,五月六日傍晚六点零一分。边伯贤又悄悄瞄了两眼收银台旁边摆着的蜡烛,左右犹豫了一下,伸手拿了两支放在甜甜圈的粉红盒子上。

又重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中接了个来自妈妈问候的电话,边伯贤的心情还不错。他白色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肘处,大大方方的露出了手腕处的图案。

反正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何必遮遮掩掩呢。

接下来,勇敢的前行吧。

风吹过边伯贤拎着重物而泛红的指尖,边伯贤低低地哼起了歌。心里那个位置空荡荡的,似乎有风声在回响。三个月的日子,已经足够让他习惯啦。

他慢悠悠的走着,在一个拐弯的路口忽然改变了回家的主意,朝着他很喜欢的那片大草坪走去。树影婆娑,泛黄的贴在被余晖照的发烫的柏油路面上,像在木柜里存放了许久的老照片。时不时有鸟儿叫着,扑棱扑棱飞回树上的巢里。边伯贤忽然想起来,他一次都没有找到过树上的鸟巢,鸟儿飞的太快,他的眼神总是跟不上。

路上遇到了一个篮球场,一群高高大大的男孩子们在里面打着篮球,边伯贤瞅了他们一会儿,就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他们嬉闹着把纯白的毛巾搭在脖子上,拎起五颜六色的运动饮料塞进包包里。

边伯贤一直都喜欢看他们在球场上奔跑跳跃的身影,几乎每天他路过这里的时候都会驻足一下。

他其实对一个手臂上有火焰图案的男孩儿特别留意着。那个男孩身材高挑,眼睛大大的,有时穿着一身黑色的球衣,跑起来像一道凌厉的闪电。

边伯贤觉得真是羡慕耶,他从来没有打过篮球。

因为心脏的原因,身体不是那么健康,所以他一直都被禁止这些剧烈运动。太可惜了啊,每个男孩子应该都有一个成为篮球明星的愿望吧。

他听到那群男孩的笑声近了,抬头看到他们正朝自己走来。由于逆着光的缘故,他不适地眯了眯眼睛,顺便抬手挡了一下。却在指缝间见到了一张异常灿烂的笑容。

他还听到了周围有几个女孩尖叫的声音,感觉身体里有什么要迫不及待地冲出来的感觉。

那样的笑容啊,浅浅的酒窝盛满的幸福感觉像要溢出来了,眼睛亮闪闪的,让边伯贤想到了他小时候梦里遇到的一整湖星星,纯粹而赤诚。

边伯贤好像忽然听见胸腔传来了什么在跳动的声音。

......肯定是错觉。他今天早上才把保险箱放在床头柜中了。

但怎么说呢,边伯贤竟然看着那个笑容有点儿恍神,他现在的感觉用他贫瘠的词汇来形容就是一个断了双腿的信徒还想要蹦跶着去到神身边的那种。

有点儿想要尖叫。这听起来未免太疯狂了吧,边伯贤都被他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兴许是那个男孩,太好看了。笑容也是。

其实边伯贤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了这个笑容吧,即使距离很远,即使隔了树和球场边上的铁丝网,边伯贤还是真实地感受到了那种快乐。那是他羡慕嫉妒又如何都得不来的快乐。

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已经停留了多少次。他被那个男孩的快乐吸引,同时为自己感到小小的难过。

这时肩膀不小心被人不轻不重地撞到了。

“啊啊,不好意思。”

那个大男孩的声音也是如穿透洗过后的白被单的阳光那般清爽。微微翘起的尾音打了个转儿,悄悄钻进边伯贤的胸腔里,隐隐发出回音。

边伯贤微微仰头,近距离的看见高他半个头的男孩浅褐色的睫毛,几乎停了呼吸,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把左手背到身后,放下卷起的袖子,长长的袖摆一下子就遮过了半个手掌。这是下意识的动作,证明他伪装的勇敢还是崩塌了。

“没...没关系的。”又是心跳的声音。一下一下,变得更加清晰。

“喂——灿烈啊,走啦!”远处的朋友们大声地喊着,那个男孩抱歉地朝边伯贤笑笑,拔腿追了过去。

边伯贤望着他的背影慢慢变成一个小点,逐渐消失在斜坡下面,回过头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嘴角一直都是上扬着的。感觉脸部有点儿僵硬,不由得咧了咧嘴。

那个被唤作灿烈的男孩儿,太快乐了。不过他手臂上的火焰图案是怎么回事呢,他看起来完全不像缺少半边心脏的人啊。

是纹身吗?应该是的吧。

那样快活的人,怎么可能和自己一样冷淡呢。

他的名字里都带着永恒不熄的火焰,和他手臂上的火焰图案一样,是在快到夏日时闷热的五月都让人感受到灼热温暖的人。

我在偷偷奢求什么呢。边伯贤想。


2.

就这样边伯贤一边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边找了一个长椅坐下。

天彻底的黑了。

风也更大了,边伯贤有些发抖的把甜甜圈的粉色包装盒拆开,把两支蜡烛放在甜甜圈的一侧。因为点不着火,他就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了放在蜡烛旁边,乍一看还像模像样的。

边伯贤往四周看了看,只有黑漆漆的树被风吹的悉悉嗦嗦的声音和一两盏打着磕睡的路灯。

许个愿吧。

边伯贤闭上了眼睛。

一片漆黑中又浮现出那个灿若桃花的笑容。

那今年,就许个自己也能轻松、愉快、阳光的笑出来的愿望啦。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突然有人拍着手在耳旁小声唱到。空荡荡的胸腔里瞬间传来“砰砰”的声响。

边伯贤诧异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刚才见到的那个有着快乐笑容的男孩儿。

荧荧的手机亮光把男孩脸颊上细小的绒毛照的一清二楚,给他的发梢都镀上一层银色的光辉,再加上他的五官生得立体,简直就像个判下凡间的天使。

边伯贤感觉自己的脸颊在迅速升温,他急忙往后挪,又差点儿慌张地滑到地上。他在心里不由得暗骂了句脏话。灿烈应该是没有察觉到,绕过边伯贤坐到了长椅的另一端。

“我们刚刚见过的,”朴灿烈看了看长椅上放着的东西,蹩着眉问到,“怎么不点蜡烛呢?”说着就往包里翻了两下,掏出打火机替边伯贤点上了蜡烛。

朴灿烈那个位置刚好挡住了风口,尽管周围还是刮着不小的风,但火苗仍然在俩人中间安稳地燃烧着。边伯贤打心眼里觉得,这人,大概是个操控火焰的天使吧。

“噢,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朴灿烈。”

朴灿烈的声音很好听,凑近听了感觉电磁般的从右耳穿过脑神经酥到左耳。

“你好,我是边伯贤。”

“喔...我经常在打完球的时候碰到你下班回家呢。怎么一个人过生日啊?”朴灿烈问。

“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的。”该死,原来他注意到自己了?

“这样噢....”朴灿烈忽然不知道该接什么了。

于是尴尬了一会儿。还是边伯贤先开的口,“那个,灿烈啊....你吃一点吧。”

边伯贤很少和别人分享他的东西,但他乐意温柔的对待朴灿烈,他感觉他的胸口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生长出一点一点儿的好感,让他自己都万分惊讶。

边伯贤平时一个人吃通常都直接上手,现在两个大男人反倒不自在,拿着刀子胡乱的切开,还糊里糊涂地把上面的涂层蹭到到处都是。

叉了一下块放进嘴里,甜滋滋的草莓味在舌尖晕开来,让朴灿烈被腻到的轻咳了几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边伯贤会喜欢这种口味。

“灿烈啊,你这么晚还不回家,你爸妈不会说你的吗?”

边伯贤看着面前还穿着浅蓝色球衣的朴灿烈,尖尖耳朵边上的鬓角还挂着汗珠,他猜想朴灿烈应该是附近高中的学生。

“哈哈哈什么啊,我一个人住,已经在工作了呢。”

“嗯??好吧.......”边伯贤把原本盯着朴灿烈的视线移开了,有点不好意思。

“今晚月色真好。”朴灿烈突兀的跑出这样一句话来。

边伯贤抬头看了看,一头雾水。天上根本就没有月亮啊,只有几颗稀疏的星子,还不如朴灿烈眼里的好看。

这样想到,边伯贤觉得自己真的挺喜欢朴灿烈的,和他喜欢甜甜圈那样的喜欢朴灿烈,是能坚持的喜欢。他喜欢朴灿烈无时无刻都存在的快乐。可是他觉得像朴灿烈这样一个健康快活的大男孩,是不会接受冷淡的自己的,而他的心只有一半,能付出的爱有限,凭什么要求朴灿烈迁就他呢。

“啊,多芬还在家里等着我做饭呢。”朴灿烈看看手表,突然醒悟道。

“生日快乐!我先走了啊。”朴灿烈拿上包站起来,对边伯贤说。

“噢好的,”边伯贤像是很失落,但他掩藏的很好,“你快回去吧。”

于是朴灿烈就走了,边伯贤这一次没有笑。

多芬.......是孩子的名字吧。

看不出来啊,朴灿烈还那么年轻呢。

边伯贤又听见左胸腔传来了声音,是下雨的声音。

他如果难过的话,心脏那里就会发出像下雨一样的声音。

一滴,两滴,然后是铺天盖地的雨丝落下来,这是边伯贤所听到的。不是很激烈,但是真切的让人觉得难过了。

就像是边伯贤很想要抓住他的快乐,但他不知道怎么去捕捉,只好干着急的在原地转圈的同时感到难过。

3.

那晚之后边伯贤再没有碰到过朴灿烈,但他那晚除了亲人的问候,只有朴灿烈一个人给了他祝福。他回到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保险箱,他看到他的半边心灰头土脸的,像是刚刚和什么搏斗完,看着就让人心疼。

他叹息了一下,把他半边心放在水龙头的水流下冲了冲,又放回原来的地方。然后他自己骂了自己一句“荒唐”,又重新带上了他冷淡的面具。

一晃都两个星期过去了。

边伯贤琢磨着,他的心关久了也要出来溜溜,不然怎么会有散心这个说法噢。于是他挑了一个人少的黄昏去了那个大草坪。

他找了块有树荫的地方坐下,南方城市的风里夹了燥热,却又在经过树荫下的时候变得出乎意料的凉爽。边伯贤散漫的四处看着,忽然发现离他大概十五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背影。

朴灿烈。

沉了一半的夕阳,用尽自己的光芒似的全撒在朴灿烈身上,边伯贤看得有些刺眼,有一刹的错觉觉得朴灿烈在燃烧,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在燃烧。

心急火燎。不知道原因的。

朴灿烈抬手随意地拨了拨额前的碎发,边伯贤知道自己的胸腔里结束了阴雨绵绵后的第一次放晴,他现在真实地听见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第一次他的心跳这么快。

是因为那种被吸引的感觉。

朴灿烈的一举一动淌露出的快乐,真的太让边伯贤着迷啦。

一瞬间的事,边伯贤的半边心突然从他的胸腔里跑了出来,飞快地向朴灿烈冲过去。

“不不不不不不!”

边伯贤一下子也跟着卯足了劲而追了过去,想要拉住他的心。

但还是晚了一步。他看到他的心正黏着朴灿烈的脸颊蹭来蹭去,他也顾不着什么了直接把他的心拉了过来,使劲地攥在手心里。

回过身来,朴灿烈已经从草地上爬起来了,抱着双臂笑意盈盈地望着边伯贤。

边伯贤感觉自己的脸颊火烧一般,不知道是突然的剧烈运动还是紧张害羞导致的,反正他的脸应该红了,耳尖都在微微发烫。

“实在,实在是太抱歉啦....”边伯贤支支吾吾地说。

“原来你只有左半边的心脏啊,”朴灿烈说。

完了完了,他就算不嘴上嘲笑我心里也是很不屑的,边伯贤这样想着,忽然很想小小的哭一下鼻子。

朴灿烈扬了扬他的右手,接着说道“太巧啦,我只有右半边的心脏呢。”

“咦???”边伯贤深深低下去的头“唰”一下抬了起来,好看的眼里满是疑惑。“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还只有半颗心啊?”

“我哪里结婚了噢。”朴灿烈觉得荒唐,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不是都有孩子了吗?好像叫多芬来着的那个孩子。”

“哈哈哈哈哈哈那个,那个是我养的狗狗呀。”朴灿烈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回倒换成边伯贤尴尬了。他站在原地,头又低了下去,手指无措地绞着衣摆。

“其实我喜欢你好久啦。”朴灿烈拍拍边伯贤的肩,脸颊也有点儿泛红“但是因为我自己是只有半边的心脏所以不好意思说。”

“你每天路过球场的时候,是我一天最高兴的时刻。我感觉第一次见到你,我的心跳就很快。”

“就这样持续了小半年,我都没有勇气和你说上一句话。”朴灿烈抓抓头发,露出了他精灵一样尖尖的耳朵。

“你老是站在球场边上,有没有注意到我哦?”

边伯贤咬了咬下嘴唇,他感觉心里都要开出一地的花儿来了。

边伯贤的快乐,也在说着喜欢他。

“那么我们在一起吧?”过了一会儿,边伯贤笑着对朴灿烈说。他不知道他的笑容比天边隐隐探出头的月光还要温柔。

朴灿烈也被他弯下的眼角逗弄的心里软乎乎的,他拉着边伯贤坐下,在太阳完全沉下去看不见了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半边心放进边伯贤手里,看它们融成一个完整的心。

那个完整的心在边伯贤手里快乐地跳动着,边伯贤都能感受到那一下一下心跳传递着的快乐。他抬头对上朴灿烈的眼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朴灿烈笑了笑,“这就算我们在一起啦。”

说完他在边伯贤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像修女虔诚地吻着她的宝物。

这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今晚月色真好。

最适合心动。





—END—




CLOSER[灿白/现实向]

㊟Ⅰ.灵感来源于自然乐园FM
    Ⅱ.BGM: Closer

0.

“我爱你”

“对不起”

“讨厌你”

你在开玩笑吗?

I CAN'T STOP.

我无法抵抗你的魅力。

爱不可能单凭几句心碎就喊停。

1.

车门打开着,朴灿烈不太情愿地在零下四度的空气里伸出手,把口罩拉到眼睛下面,顺便压了压帽子,这样的话,基本上整张脸都被遮住了。

“啊~抱歉,来晚了。”一个人箭步踏上车,飞快的拉上车门,在朴灿烈旁边坐下,末了还哆嗦似的耸耸肩。

是边伯贤。

朴灿烈往旁边靠了靠,似乎有意要隔开两人的距离。但边伯贤应该是没有感觉到吧,还怕冷的往朴灿烈这边缩了缩,他呼出的鼻息甚至就微微撒在了朴灿烈的耳边,朴灿烈感觉自己的耳根都有点儿发烫。

朴灿烈把手握成拳放在嘴边,隔着口罩轻咳了一下,把外套拉紧一些。车子启动了。边伯贤系好安全带以后习惯性的往旁边看过去,看到朴灿烈裹得严严实实,只有露出来的一点点耳朵还有鼻尖,红红的。或许是天气太冷了,边伯贤想。

朴灿烈半闭着眼睛,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眉毛紧皱着,他在莫名的烦躁。忽的,他感觉身边传来了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声,过了一会儿又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伴随着几下无意识的哼哼。他扭头一看,边伯贤已经靠着车窗睡着了,嘴唇微张,眼角的妆容还没有卸去。褪去了舞台上光芒,面容还是那么具有侵犯性,直击朴灿烈的心脏。

朴灿烈觉得喉咙发紧。他急忙把头扭过去,对着窗外。

“我爱你,我真的喜欢你。”

“我爱你,灿烈啊。”

“讨厌你。”

...

朴灿烈有点头疼的把耳机一把扯下来了,播放的音乐真的很大声,即使摘下来了还是能在空气里听见回声。但音乐的声音调到越大,脑子里的声音就越清晰。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啊”

该死。

刚刚舞台上的游戏让朴灿烈现在还没回过神来。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边伯贤,这个罪魁祸首无辜的样子真让人来气。

你在开玩笑吗,边伯贤?

你说了那么多句,是否有一句掺上了你的真心呢?

2.

朴灿烈从主持人说完这个游戏的规则后就感觉大事不妙。朴灿烈知道自己很慌,他的眼神一直乱瞟,又时不时在边伯贤身上落定。

喜欢他的心意,好像一点儿都藏不住了,那颗砰砰跳动着的心,似乎下一秒就要飞到那个人身边。

朴灿烈和边伯贤中间的人被一个一个淘汰。当金珉锡对着边伯贤不断唱着“我爱你啊”的时候,边伯贤的唇贴着话筒,眼里满是不可言说的笑意。他没有一点儿犹豫,说:“讨厌你。”

一次。朴灿烈盯着边伯贤的眼睛。

“讨厌。”

两次。朴灿烈悄悄捏紧了衣角。

“讨厌”“讨厌”“讨厌”

边伯贤一连串的说出这个词语,把金珉锡都逗笑淘汰了。所有人都在笑,粉丝们也都在尖叫着。

朴灿烈垂下了眼睛。他惊叹于边伯贤的冰冷,即使他明明知道边伯贤只是在开玩笑。反正只是个游戏,对于边伯贤来说。他想。

对于朴灿烈却不是的。

他对待每个游戏都异常认真。

想好每一步,想好最坏的结果。

朴灿烈想,要给自己留条出路才行。

终于,金钟大也被淘汰。舞台的中心只站了边伯贤和朴灿烈,和还未淘汰站在一旁的吴世勋。很奇怪的局面,不是吗?还没等朴灿烈反应过来,游戏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了。

他看见边伯贤微微嘟起的嘴唇又顺展开,最后勾出个上扬的嘴角,发完了最后一个音节。

“我爱你。”边伯贤的话语带了点儿狡黠的意味。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朴灿烈的大脑一片空白。非常自然,就像是在心里排练了千万回,马上蹦出的下一句台词,把自己最真挚的心意完全摆在你面前的,“我爱你”,朴灿烈瞬间接道。

心脏跳的飞快。朴灿烈真想扇自己一巴掌。

边伯贤像是觉得有趣,歪歪脑袋,“我爱你。”

“对不起。”朴灿烈换了一个句子。

边伯贤惊讶地张了张嘴。朴灿烈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为了他无谓的自尊心吗 ,还是觉得自己刚刚不小心表白了心意,着急的想要掩饰?

真是愚蠢,朴灿烈,这只是个游戏。

每个人都可能是谎言家。

“讨厌。”

“对不起。”又是一轮对峙。

可朴灿烈就是说不出“讨厌你”。

“我爱你”

“对不起”

“我爱你”

“对不起”

“...我爱你。”

其实除了第一次,你可以对我说出讨厌的,干嘛一定要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个动人的句子呢。

“我爱你。”于是我也心软了,边伯贤。

边伯贤听了挑了挑眉毛,顿了一下,直直地望着朴灿烈的眼睛。勾起的笑容像是被拒绝一万次后终于被答应的惊讶和欣喜若狂。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呀。”下一秒,边伯贤的手摸上朴灿烈的肩膀,朴灿烈能感受到从他指尖传来的力道。

朴灿烈也不愿意服输,理智阻挡了朴灿烈的言语,他拍开边伯贤的手,“对不起。欸,把你的手拿开。”

他这是在干什么,他明明应该为了更好的节目效果,对边伯贤说出“讨厌你”的。有什么在拼命阻挠朴灿烈说出这句话,从心的地方出发,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不同意,原来已经喜欢到这种境界了吗。朴灿烈掩盖掉眼中复杂的情愫,所以他只能选择说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说违心的话语,又不想让你发现,其实我爱你。这大概没有什么比“对不起”更适合我对你说了。

边伯贤像吃了闭门羹一样,嘴角一下耷拉下来了,朴灿烈看得一清二楚,却依旧保持笑容。在和边伯贤的对峙中,他要保持胜利者的姿态啊,因为他的内心已经输的一塌糊涂。

这时吴世勋走过来拉住了朴灿烈的右手,而边伯贤攥住朴灿烈左手的力道也加深了。

“我爱你,”朴灿烈听到边伯贤坚定的声音,“这个人是我的。”

像是一场梦。

“你为什么不说话?”吴世勋摇着朴灿烈的手臂,“回答他说这个人是你的啊。”

朴灿烈没有开口。

“你—为—什—么—不—说—话——”边伯贤故意用生气的语调朝朴灿烈大声说道。朴灿烈用余光瞧见他漂亮的眼睛,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几乎要落下眼泪,他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灿烈xi没有答上来被淘汰啦,恭喜世勋伯贤!”主持人宣布。

朴灿烈做着鬼脸向一边淘汰的成员们走过去,他不敢回头看边伯贤的表情,尽管他知道那个人脸上一定是挂着大大笑容的。

那他也很开心了,边伯贤总共和他说了11次“我爱你”,朴灿烈想,可不可以再得寸进尺一点儿呢,假装边伯贤说的每一句我爱你都不是玩笑话?

3.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朴灿烈关掉玩的发烫的手机,把它随意的丢床头柜上。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另一张床那里去,伸手推了推那个完全裹在被子里的人儿。

“喂....伯贤啊,该洗澡了。”

边伯贤从晚上行程结束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一副累到不行的样子,连续参与了两场直播,他又是负责活跃气氛的角色,所以一到宿舍就倒在床上,胡乱地扒拉了一下被子就睡了。

还是朴灿烈细心的打开暖气,又因为边伯贤怕冷不顾自己怕热的把屋里暖气再调高了几度,顺便帮他把被子扯到锁骨的位置。

“唔...几点了?”边伯贤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然后习惯性的去拍床头柜上的闹钟。

鸦雀无声。

“啊西..我都忘了它没电了。”边伯贤抱怨的声音夹杂着刚睡醒的鼻音。

“十点五十六分。去洗澡吧。”朴灿烈从衣柜里抽出一条毛巾,递到边伯贤手上。

边伯贤洗澡很快,大概是困的缘故,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床上。当朴灿烈进到浴室了之后,边伯贤在床上滚了几圈,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又感觉精神了很多。

唉。

过了一会儿,朴灿烈也从浴室里出来了。他只穿了一件宽大的浴袍,敏感地感觉到室内的温度低了一点儿。应该是错觉吧,朴灿烈想,刚刚的洗澡水可能太热了。

凑巧,边伯贤也那么觉得。朴灿烈从衣服下面露出的皮肤被烫的有点红红的,整个人像在蒸腾着热气。边伯贤又回想起之前朴灿烈染了红头发时的模样,像一团火焰,灿烂而又热烈。

边伯贤赶紧把冰凉的指尖搁在脸侧,滚烫的温度顺着手指蔓延到心底,让边伯贤的心都有点儿发颤。

亲爱的,你是一团火焰。

我无法抵抗你的魅力。

朴灿烈拿毛巾擦着头发,心想着是不是今天发胶加了太多没有洗干净,余光却一直观察着裹着皮卡丘棉被捣鼓着闹钟的边伯贤。

“灿烈啊...几点了?”边伯贤开口。

朴灿烈瞄了一眼因为吴世勋发来消息亮起又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说:“十一点二十四分。”

边伯贤开始调时间,因为是电子闹钟,于是只能一分钟一分钟的调,一时闹钟“嘀嘀”的声响充满了整个房间。边伯贤终于调完了,紧接着他看到时间飞快的跳动变成下一个数字。

十一点二十五分。

呼。

边伯贤在给自己打气。他觉得有些话还是挑明了比较好。仔细想想,他已经任凭自己骄傲了五年了。这些年他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在很长一段朴灿烈前往中国拍戏的日子里,边伯贤甚至认为他已经完全放下这段感情了。

可在他那天深夜结束了行程回到宿舍里的时候,许久未见的朴灿烈只是朝他很平常的说了一声“回来了啊”,就让边伯贤自以为筑的高高的城墙瞬间坍塌崩溃。他感觉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从嘴里蹦出来了,但是他的骄傲自负,让他也只是微微有点儿惊喜的回答了一声“回来了”。

十一点二十五分已经过去一半有多了。

“那个...灿烈?”边伯贤试探的开口。

“怎么?”朴灿烈停了手里的动作。

闹钟的数字跳到23:26。

边伯贤的喉结上下翻滚了一下。“你今天玩游戏的时候...有认真吗?”

“哪个游戏?”朴灿烈装作回忆不起来地皱皱眉头,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

“就‘我爱你’那个。”

“那个啊...”朴灿烈有些犹豫,他的脑子在飞快的运转着。也许是他的骄傲已经成为了推着他往前走的惯性,也许是别的什么,但朴灿烈还是说出了令他自己后悔的言语,“游戏嘛...认真就输了啊。”

边伯贤没有接话。

“哈哈虽然我还是输了。”朴灿烈撩开湿漉漉的刘海看着边伯贤,边伯贤依旧低头在摆弄着闹钟。

“你不是赢了吗?”

“嗯。”边伯贤不咸不淡的应着。他开始后悔聊起这个话题了。但他又想起了朴灿烈对着他说“我爱你”时弯下的眼角,他好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玩笑般的说出那个可以令自己心动一生的句子。

也许只是玩笑呢。

闹钟上的时间又跳动了一下。

十一点二十七分,灿烈时。

边伯贤心下一动,修长的手指微微使劲,碰巧按下了那个宽大的按键,“嘀”的一声把自己都吓一跳。

“现在是二十三时二十七分,室内温度二十一度。”机械女声的报时清晰的传到两个人的耳朵里。

大约静默了一分钟,边伯贤简直想打死自己,而朴灿烈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直到闹钟跳到十一点二十八分。

“伯贤,”朴灿烈用简直好听到窒息的声音问道,“那个游戏里,你对我说了多少句真话?”

我抛开了一切,包括我的骄傲,真心给你,谎言家的面具给你,换你一句我想要的结果。它可能令我心碎,但我只要你真正的心意,这才是我想要的。

“十一句。”没有犹豫,边伯贤回答的很肯定。

在我说出每一句后,我都期待着你的答案,执著到我自己都吃惊的地步。

“其实你最后接上了的话,游戏没有结束,我还会说第十二句、第十三句...”

我数着你的回答,想说你要是回答“我爱你”多一点,那你就是喜欢我,你要是回答“讨厌”,那我以后就离你远一点儿。

你偏偏说的都是对不起,连幻想的机会都不给我。

“可朴灿烈,除去你两次的沉默不语,你拒绝了我七次。”边伯贤把这些说出来感觉像把胸中所有的烦躁与失望都发泄了出来,这类似于把他又爱又恨的东西狠狠摔在地上时的感觉,很痛快,但接踵而至的是害怕和后悔。

“你又有多少句是真话呢?”边伯贤像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对着朴灿烈质问道。

“两句。我只对你说了两句真话。”朴灿烈回答。

边伯贤觉得朴灿烈只是在开玩笑,他的眼角却开始发涩。“骗我不好玩,朴灿烈。”

一向能言善道的朴灿烈突然接不上话来了,他只是静静坐着,等着边伯贤的下一步动作。

令人朴灿烈没想到的是,连因为和抑郁症粉丝互动被误会而导致骂声连连都没有哭的边伯贤,此时的眼睛通红通红的,眼睛下面也泛着水光。

“别...别哭啊。”朴灿烈赶紧走过去,伸手把那个人圈进怀中。这个场景,也是在朴灿烈的美梦小剧场里上演过一千次的。“你想,我一句讨厌都没说啊,你还说了讨厌我呢。”

“好啦,不许哭了。”朴灿烈笨拙的安慰着。“我不忍心。”

“真——油腻。”边伯贤吸了吸鼻子,水洗后的眸子看着朴灿烈。

“那我们再玩一次吧。”

“什么?”

“只能说‘我爱你’,游戏的期限是一辈子。”

“....你连‘对不起’都不让说吗?怎么这么霸道?”

边伯贤不小心压到了了一下闹钟,又是报时的机械女声。

“那么...游戏开始!”边伯贤笑着看着朴灿烈。

“我爱你。”朴灿烈先开口。

“我爱你。”边伯贤又把手搭上朴灿烈的肩膀,这一次他没有再推开。

“...对不起。”

“呀!!”

“你幼不幼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

玩笑不是我表白爱你的借口,可不开玩笑的时候我连借口都没有。

So baby pull me closer.

—END—